440、儿女要出远门,哪有不跟父母说一声的道理?_大学毕业,被青梅竹马拉去当声优
顶点小说 > 大学毕业,被青梅竹马拉去当声优 > 440、儿女要出远门,哪有不跟父母说一声的道理?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440、儿女要出远门,哪有不跟父母说一声的道理?

  「真一彦,十分抱歉,俊章非要过来找您,我一时疏忽没有拦住他…」

  面对这个姿态摆得颇低的女人,冷泉真一彦只是淡淡得瞥了她一眼,然后就低下头摸了摸小男孩的头,向荒村拓也介绍道:「荒村君,这是我的儿子,冷泉俊章…这位是我的妻子,冷泉美绘。」

  「冷泉夫人、冷泉少爷你们好。」荒村拓也低了一下头,「我叫荒村拓也。」

  「原来您就是荒村君啊。」冷泉美绘打量了他一番,「我听说,真央美…」

  「美绘。」冷泉真一彦叫了一声,从怀里把儿子拉下来,带到她身边,「我现在和荒村君在聊正事,你先把俊章送回房间。」

  冷泉美绘立马把放在荒村拓也身上的目光收回,拉住儿子的手,「我知道了…俊章,父亲现在在忙,我们先回房间吧。」

  荒村拓也不禁挑了挑眉。

  看来冷泉家这一大家子之间的关系都有些复杂微妙啊…

  就在这时,洗完澡换好衣服的冷泉真央美带着陆奥葵秋走了过来,看到冷泉美绘跟冷泉俊章后点头打了声招呼:「美绘姐、俊章。」

  「真央美。」冷泉美绘点点头,接着疑惑得问道:「你怎么把衣服换了?是要回东京了吗?」

  「是的,回去工作。」

  「那路上小心啊,还有工作也不要太拼命…」

  跟冷泉美绘聊了几句后,冷泉真央美与身后跟着的陆奥葵秋一同来到了荒村拓也面前,「学长,我们走吧。」

  荒村拓也抬起头看了看她,微微颔首,「好,走吧。」

  出了冷泉家的府邸,在冷泉真一彦一家三口的挥手道别之下,荒村拓也与冷泉真央美坐上了一辆黑色桥车的后座,陆奥葵秋上了主驾驶,担任司机。

  随着车身轻微的颤动,发动机被启动。

  荒村拓也揉了揉有点胀的眼窝,不经意间转过头,脸色微变,似乎是看见了些什么。

  「等一下。」

  他出声打断了陆奥葵秋踩油门的动作。

  「荒村学长,怎么了吗?」陆奥葵秋回头疑惑得看着他。

  冷泉真央美也跟着望向他,「学长怎么了?」

  荒村拓也将目光对准车窗外,「你看看那里。」

  冷泉真央美闻言,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。

  她看到了…看到了冷泉家府邸门后站着一个人。

  是冷泉敏之。

  他独自一人站在那里,一半的身体被门所挡住。

  他就这么默默得站在那里,看着车里的自己,犹如一个呆在养老院里、失去了儿女陪伴的普通孤寡老人。

  虽然他才堪堪四十多岁…

  在感觉到自己已经被冷泉真央美发现后,冷泉敏之眼睛里闪过了一缕不知所措,想要就此跑掉,却又依依不舍。

  冷泉真央美张了张嘴巴,可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过了半晌只得作罢,闭上嘴深吸了一口气。…

  「冷泉,过去吧。」荒村拓也说道。

  「学长…」冷泉真央美的表情很明显有些许的纠结,「可是…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…」

  「再怎么样也是你的父亲,不是么?」荒村拓也手臂越过她,伸进她那边车门的拉手里,「出远门哪能不跟父母说一声呢?」

  「是他害死了母亲…」冷泉真央美仍旧还是不愿意动弹。

  「这两者有什么关系吗?」荒村拓也动作继续,把拉手往往一拉,车门被敞开,「你完全可以过去,对他说一句【我去东京了】,再回到车里,这样又代表不了什么。」

  说着,他把手缩了回来,放在了冷泉真央美

  的肩膀上,眼睛直视着她,「去吧。」

  「我…」冷泉真央美与荒村拓也对视了几秒钟,最终做了几个深呼吸,向他重重得点了一下头,下了车。

  冷泉敏之见她朝自己走了过来,下意识脚步往后一退,在挣扎了片刻后还是没有走掉。

  冷泉真央美走了过来,两人隔着三四米的距离相望。

  像一对陌生人。

  冷泉敏之将身上的衣服整理得一丝不苟,用干涩的声音叫了她一声:「真央美。」

  冷泉真央美看着他,咬了咬嘴唇。

  怎么会这样呢?一个四十几岁的人怎么会变得这么沧桑呢?他往日说一不二的气势去哪里了?在面向我的时候他又为什么会变得如此拘束?

  这个人是她的父亲,是她曾视为偶像二十多年的人。

  他头发上的白丝又变多了…精气神也没有原来那么好了…

  冷泉真一彦带着妻子儿子站在不远处,目不转睛得凝视着这边,眼神明暗不定。

  冷泉敏之吐了一口气,目光踌躇,然后又像是鼓起了勇气一般,上前几步。

  「真央美,去东京后好好做,做你想做的,不要有后顾之忧,我会坚决支持你…

  荒村君是个非常不错的年轻人,父亲看错了眼…

  过去的二十多年我这个父亲做得不称职,一心扑在家族的事情上,从来没有为你和真一彦考虑…

  我对不起你们母亲,她说她不想看见我,所以我一直都尽量得在躲着她,就连她去世的时候我都没有陪在她身边…」

  看着黑色轿车离去的背影,冷泉真一彦忽然拉住了冷泉美绘的手,将冷泉俊章一把抱在了怀里。

  冷泉俊章趁机搂住了他的脖子。

  「真一彦?」冷泉美绘的神情颇有些受宠若惊。

  冷泉真一彦对她微微一笑,拉着她们朝冷泉敏之渐行渐远的影子追去。

  另一边,京都去往东京的路上。

  冷泉真央美闭着眼睛,额头靠在了荒村拓也的胳膊上,声音似呓语一般说道:「学长,谢谢你…」

  「什么?」荒村拓也侧过脸,他没太听清楚。

  「没什么…」

  「哦…」

  「我累了,想要稍微睡一下…」

  「肩膀借给你?」

  「谢谢…」

  学长,谢谢你…

  谢谢你能够在我一成不变的生命里突然出现…谢谢你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没有离开…谢谢你看似漠不关心却从来没有挣脱掉过我的手…谢谢你…一切一切…谢谢…

  主驾驶位上,陆奥葵秋双手握着方向盘,余光时不时往上面的挡阳板夹着的一柄肋差看去。

  一道阳光掠过,将露在外面的刀柄上的「忠义」二字照亮,熠熠生辉。

  看来,昨晚跪了一夜的陆奥葵秋,并没有白跪…

  车里的气氛无比宁静、安谧,只有音响还在播放着让人想要睡上一觉的音乐。

  「你

  我终于鼓起说

  我要改变我的生活

  就从今天开始

  我要献出所有的爱

  从未想过我会这样

  我要交出所有的爱~」

  。

  树人人人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taccx.com。顶点小说手机版:https://m.taccx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